当前位置:首页 >> 学生园地 >> 正文

学生园地


【文学社】门前的滋味
作者:刘仁芳  时间:2009-7-6  阅读:5919次

 

  还记得刚到镇上读初一时,爸给我买了辆新单车,那新鲜劲儿一个“爽”,仿佛自己就是一个开车上下班的上班族。真的,那时候就觉得自己挺傻的,居然因为自己的单车不会坏,就没太在意那个在大马路旁修车的老大爷,只是觉得有点怪。

  他的摊子离学校100多米,学生必经。有时从旁边过还心想:真的,你说他为什么这么怪呢?他居然在他儿子漂亮的3层楼房前摆了这样一个修单车的地摊:3个旧的大气筒家上一个同学们的“抢手货”——新的。地上是一些零散而又脏又黑的小零件:再加上旁边一个装满混水的旧桶,就构成了他的地盘。哦不,还有他后面店里整齐而琳琅满目的“贵重”器材,这才算是他的“地盘”。但是他的头发已全白,一条黑脏的裤子与上身民国的绿装,很是憨厚的感觉。

  在那里,每天学生放学都是人满为患,抢着要打气筒,,自然这是免费的。但中午镇上人不多时,了了几辆破车搁那儿,风一吹,几粒泥沙就安静浮在了上空……

  有一次跟爸一起去镇上,又路过时就问爸为什么他儿子就这么有钱,都一栋楼了还日晒雨淋修单车。爸吃惊地对我说:“那哪是他家的,他是一个农民,只在人家店主那儿买零件然后再给他装,只得点手工钱,店主还不怎么愿他在门前呢,应该说是因为他很脏吧,里面的人情世故你怎么懂……”

  “哦”,我轻轻答应了一声,恍然大悟却又总觉心里多了一点沉重……

  峰回路转,刚过两天我的单车严重受损,丧气地推着单车去那儿。可笑的是我居然失口,叫他去他家屋里拿零件出来装。他自然没好气的说:“那又不是我开的,自己进去买。”我不好意思的低了头,很愧疚。我或许挑断了一根他心里绷得很紧的弦,反弹的力量让他很痛吧,哎。

  时间还是这样流着,对某些人来说,或许很快又或许很慢。这时他摊边又出现了两个他同行的人都比他年轻,50岁左右,生意也自然少了 。但他们有时来,有时不来,可那老人却天天如此,像被胶粘住了脚。某次车发脾气了,怎么也弄不好。我推到他那儿,敲敲换 换几分钟,似乎很麻烦,我下意识摸了口袋的钱。“好了。”他只收一块钱!我愣了。付钱后我向他说了声“谢谢。”他愣了一下,又像小孩子一样笑了。莫名地,心里又涌上一阵感动,久久。

  现在,在电视中总看见那些老人早上练太极早操,谁又会想到有多少这样的老人得早早起床,顶着寒风早早帮人修单车,忙了一辈子最终还得自己养活自己。

  我现已上高中,只是坐汽车从旁边的时候能看见他在那儿,和他的在人家门前的摊子,他还是那样,只是又老了些,每至此我总有一种酸楚,那是他在别人门前的苦楚。门前的滋味需要你细细品尝!

 

上一篇: 学生书法作品
下一篇: 【文学社】化敌为友,心怀感恩
最新公告
最新加入
热门文章
推荐文章

桂公网安备 45032102450322号